主页 > 大事生物 >坊间所谓「抗癌圣品」,只要未拿到药证就是不实广告 >

坊间所谓「抗癌圣品」,只要未拿到药证就是不实广告

2020-06-27

很多人看过几年前我写的一篇〈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的文章,文中对市售一些假健康食品之名,行抗癌广告之实的另类治疗多所质疑,提醒癌友小心其间隐藏的陷阱,可能会直觉认为我一定就是对中草药持全盘否定的那种「洋派」医师。其实不然,我所任职的医学大学和医院,重点的研究之一就包括探讨中药的抗癌效果,甚至我发表的论文,有几篇就是研究中药之抗癌机转的。毕竟,老祖宗几千年累积下来的医药知识,一定有不少值得我们进一步深究的地方。但是这一切,都要遵守医学研究的规範,尤其是现有绝大部分的中药研究,只停留在实验室中具有抗癌的效果,用在人体是否会有相同的功效,并不清楚。

然而坊间大部分的「抗癌圣品」,就是根据这些实验室的抗癌资料,以「养生食品」的名义来贩卖,其实多半缺乏明确或完整的人体临床试验,因此拿不到卫生署(现为卫生福利部)的「药证」。而只要没有「药证」的商品,不管它宣传得多幺耸动,或有多少癌症病友现身说法,基本上都属于疗效未经认定的不实广告。

一般民众不了解其间的「眉角」也就算了,令人遗憾的,也有少数打着「医师」名号的人,出来为业者站台或替疗效背书,不仅背离了医者该遵守的基本伦理,误导民众花大钱来购买,更糟塌了病人对医疗专业的信任,实在很不应该。比较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在实验室发现某种物质具有抗癌效果,接下来要做的是,依序进行更严谨的动物实验、人体试验,一步步来证明是不是真的具有临床疗效,而不是马上开记者会宣布研究成果,或直接和厂商合作,包装成健康食品来贩卖营利。尤其政府这几年积极地在推动生物科技的研发,如何在商机考量与更重要的——保障民众用药权益之间建立起该有的规範,已是刻不容缓的事。日前一篇有关牛樟芝安全问题的爆料,引起轩然大波,就是一个很大的警讯,可惜的是我们除了看到政府单位互踢皮球,大打乌贼战,以及厂商跳出来喊冤外,就没有下文了,真相如何,似乎没人负责给个交代。

「热门研究中的抗癌防癌食物或食谱,到底是否有功效?」,实在是个大哉问,限于篇幅,可能无法一一介绍。我仅举一个曾经在欧美掀起一阵热潮的抗摄护腺癌药物"PC-SPES"为例子,来说明中草药或食物食谱的抗癌研究,是相当不容易且必须格外小心的。"PC-SPES"其实来头不小,它是由七味传统中药和一味美洲草药所组成,包括: 甘草、人参(三七)、灵芝、菊花、黄芩、板蓝根、冬凌草和美洲棕榈子(Saw palmetto)。这几味中药,在中国医药史上,个个都是战功彪炳,能治百病的良方,就算您不懂中药,多少也都听过它们的名号吧!

过去的实验室研究,证明它们的确具有卓越的抗发炎、抗氧化和抗肿瘤的效果。"PC-SPES" 就是这样一个集合「中草药菁英」所组成的大联盟明星队,加上美国药厂(BotanicLab)的技术合作,使它在1995年获得美国专利,1996年底以食品添加剂名义在美国上市后,很快地展开一连串的后续研究。不仅在实验室和动物实验中,相继证实了它对摄护腺癌的细胞具有不错的抑制效果,进一步在初期人体试验也发现它可使摄护腺癌患者的摄护腺特异抗原(prostate specific antigen, PSA)下降,同时减缓骨头的疼痛,再一次印证"PC-SPES"的抗摄护腺癌疗效。这些卓越的研究成果,使得它得到美国国家「互补和另类治疗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NCCAM)」的支持,进行了第三期的人体临床试验。

然而,正当大家寄予厚望的人体试验如火如荼进行之际,"PC-SPES"的内含物里,竟然被检验出掺杂了一些西药的成份,包括二乙烯二苯乙烯雌酚(diethylstilbestrol, 一种人工合成的女性动情激素) 、warfarin (一种抗凝剂)和Alprazolam ( Xanax,赞安诺,一种镇静安眠药),而二乙烯二苯乙烯雌酚本身就是一种可以用来治疗摄护腺癌的药物。这样一个惊人的发现,使得"PC-SPES"瞬间从云端跌入谷底,因为它抗癌的理由很快受到强烈的质疑,究竟是源自上述几种中草药的疗效呢?还是归功于其中所掺杂的二乙烯二苯乙烯雌酚?加上每一贴"PC-SPES"所含有的各种成份的量与比例往往不尽相同,造成研究上的困难,终于导致BotanicLab药厂终止了人体试验的进行,并主动回收已在市面上贩售的"PC-SPES"商品,甚至最后落得停产的地步 (目前美国已无任何一家药厂有生产该药的药证) ,风光一时的"PC-SPES"抗癌神话也就嘎然而止。

这样一个始料未及的结局,令人期待能中西合併,藉由西方科技将中草药发扬光大的努力,瞬间灰飞烟灭,徒劳无获。我们不知道"PC-SPES"里面为什幺会掺有西药的成分,是故意添加的,或是草药本身就混杂这些成份在里面。虽然这是个失败的例子,但却让我们学习到,不管是西药或中药,一个在实验室有效的药物,一定要经过完整客观、千锤百鍊的人体试验,才能确认它是否真的具有疗效,以及有什幺样的副作用,而中草药的研究,更存在一些诸如药品如何纯化与均量等複杂的问题,有待学术界和製药界通力合作来克服与解决。惟仍是那句老话,肿瘤药物的研发,必须秉持基本的法规规範,中规中矩的进行,不可在还没有实证支持之下,就以商业考量为优先,做夸大疗效的宣传与贩卖。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