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成果 >坎坷民主路:《我相信世界可以改变》 >

坎坷民主路:《我相信世界可以改变》

2020-06-27

南韩,一个我们只看见三星产品有多强势、韩流韩综有多亮丽的国家。与台湾相距只有1506公里,但我们却绝少了解他们半世纪以来如何颠簸挣扎试着离开独裁统治,但又反覆坠落回政商勾结的陷阱里。而又有多少有识的南韩新闻人员挺身对抗不民主、不正义的结构,他们长达九年的奋斗却沦为台湾娱乐新闻中的一则花絮。《我相信世界可以改变》呈现了我们不熟悉的南韩,而我们自己又了解台湾真正的困境多少?

 坎坷民主路:《我相信世界可以改变》

  翻开近代南韩历史,几乎每页都跃动连连,有时恐怖肃杀,有时又是出乎意料的惊奇。这个国家,连串极端的悲喜交织,造就出惊人的成长动力。在外人看来,南韩是光鲜亮丽的,但对本地人或现场观察者而言,这国家有太多重担没卸下,不少人正在思考,如何改造成一个更美好与理想的世界。

  韩战让朝鲜半岛正式处于分裂与断绝往来后,南韩经历连串震荡,首先是基础设施被毁损,经济破败;建国总统李承晚又在企图连任的过程中,选举舞弊,引发学潮,政府强势镇压,许多示威学生惨死枪下,反让抗议规模扩大,最后招致推翻,让李承晚狼狈地逃往夏威夷。

  现代化的背后:洒下政商勾结之种子

  原以为真正的民主体制能落实,没多久军事强人朴正熙又推翻临时政府,把南韩带往威权国家的方向。

  透过独裁统治,朴正熙以要胁惩处经营者不法罪行,强迫企业主配合政府规划,另一头又给予支援、减税、减债、低利贷款、施予特定订单,扶植财阀,展开大规模生产及对外输出,确立出口导向的发展模式。落后的经济恢复秩序,民众得以获得温饱,南韩经济步入现代化,在七○年代正式赶上北韩。

  但国家开始步上繁荣的阶段,南韩大部分工业园区都集中设置在朴正熙的故乡─东南方的庆尚道,反对派领袖金大中的故乡─西南方的全罗道与光州,则受到刻意排挤,就此肇下东西对立的滥觞。

  安定v.s 压抑

  朴正熙又强行订定新宪,取消总统连任限制,用尽各种手段打压包括金大中与金泳三等政敌,又以违反「国家保安法」名义,对持异见者罗织亲共或意图推翻政权等罪嫌,更介入媒体运作,逮捕报导相对开放、愿意给予反政府学运更多发言空间的《东亚日报》总编辑,不仅抽走广告,还动员装甲车封锁报社。

  朴正熙于一九七九年遭刺杀后,同为军人的全斗焕又推翻才上任不久的临时政府,光州爆发大规模要求政府民主化示威,却遭特种部队入内血腥镇压,媒体消息也全被封锁,全斗焕最后顺利就职。「光州事件」自此成为被封杀的禁忌词语,也让当地乡亲对独裁者心生恨意。

  全斗焕上台后,为防止媒体百家争鸣对政府带来不利影响,强制整併电视台、广播电台与报社,缩减媒体数目,不少记者丢了饭碗,当局也严审报导内容,南韩进入另一个媒体黑暗期。情治单位与治安本部紧盯所有异议活动,将异议人士贴上「赤色分子」标籤,对参与社运与反对活动者,予以拘禁甚至施虐。

  南韩历经二十六年军人执政,成为封闭迂腐、只讲求集体与上下阶级的权力服从集团。特定地域与学校出身或持亲政府立场人士,大举进入政府、法界及学术机关,执掌要职并相互提拔;财阀持续扩张,贫富差距与劳工剥削现象日渐严重,政府未见抑制,持续打压工运并施惠财阀,政商勾结严重,贪腐丛生。

  对历经韩战与国家动荡的中老年世代,这是社会秩序与经济安定发展的岁月,只要努力、不触碰政治禁忌,求职成家都不成问题。但对在学中的知识分子与活力奔放的年轻世代,这压抑环境令人窒息。一切反政府言行,都被不明就里地以「亲北韩」、「亲共」论处,却没人检讨「杀人政权」的合理性及正当性。

  资讯流通不发达的年代,这反倒激起示威者对社会主义与左倾思想的嚮往与对北韩的憧憬。不少人认为,因而连结起美国作为民主大国,在全斗焕镇压光州时,竟袖手旁观并默许军人横暴,因而连结起反美与反独裁统治心理;开始有学生研读马列主义与北韩主体思想,并主张美国及全斗焕政权是妨碍南北自主统一的元兇。

  媒体工会的出现

  反对军政独裁的怒火,终于在一九八七年爆发开来,但到此时,南韩唯有的两家电视台─KBS与MBC,仍一如既往地将全斗焕的行程,摆在晚间新闻播出,示威者的消息不是被简化带过,就是被冠以「暴徒」形象扭曲报导。

  这时,在街头上,开始出现电视台记者遭群众攻击的事件。记者在南韩虽为崇高行业,但电视新闻无法报导真相与民众诉求,难免受到挞伐。民主化示威浪潮下,全斗焕在同年六月被迫释权,宣布解除各项对社会与媒体的管制,并让南韩在同年底举行总统直选。

  两家电视台职员也纷纷组建工会,以要求新闻公正编播及反对政权介入为主要抗争目标,并成功与资方达成监督协议,共同遵守编播自由与公正报导準则、监控并反映新闻内容缺失,同时由工会共同检视新闻主管的操守及工作记录,施以评价,作为是否适任的依据,避免报导遭遇不专业或不合理的干预。

  国家濒临破产

  民主化后首次总统直选,反对派因金大中及金泳三无法顺利整合,选票被瓜分,全斗焕钦点的军中同袍接班人卢泰愚渔翁得利,当选总统。一九九二年的第二回大选,金泳三变节倒戈执政党,击败反对派金大中,顺利坐上大位。

  亦即,南韩民主化后整整十年间,选出的总统都还是承接原本的军事独裁势力,民主改革与实践经济平等与转型正义的步伐,因此慢了下来;许多既得利益者仍把持高位。

  上台初,金泳三以清廉形象与解散军方派系,获得高声望,但为让南韩能迅速挤进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会员国(OECD)之列,他不断让南韩朝自由市场经济靠拢,忽略财阀胡乱向国内外银行借贷、扩张生意项目与不实经营等脆弱体质,金管单位未确实监督,政府持续对财阀施惠,但财阀实际上已负债累累。

  因此,一九九七年中,东南亚国家捲入金融风暴后不久,国际投资者也判断南韩企业无力偿还债务,纷纷将热钱撤守,造成股汇市崩盘,财阀与借钱给财阀的银行,负债已达政府无法负担的规模,只能寻求国际货币基金援助。金泳三在南韩几近破产的情况下,狼狈结束任期。

  南韩重生后的新课题

  进步派的金大中在此时当选总统,南韩终于实践首次政权轮替,但他必须忙着收拾金泳三任内留下的烂摊子。政府实施大型金融改革,整併银行与企业。儘管留下来的都是体质较健全的企业,很快让金融秩序复甦,经济回稳,但过程中,两百五十万人经商失败或被裁员,失业率飙升超过百分之五。

  金改过后,南韩约聘与派遣工越来越多,取代原本终生雇用的缺额。许多人投身自营业,卖炸鸡啤酒或小吃,却是一波收摊、一波又起。父母则拚命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累积名校履历与证照资格,为的就是挤进财阀集团中工作享高薪,形成无情的厮杀竞争,导致自杀率飙升。

  但熬过金融危机,政府仍只想透过财阀,让国家经济数据变得好看,而忽略财阀持续扩张,未将利益分配到百姓手中,权力却不断延伸至社会各个层面:意图干预媒体报导负面消息、打压工会、干预司法以避免做出不利判决。

  金大中卸任后,人权律师出身的卢武铉,在二○○二年底当选总统,延续进步派执政命脉,他打出克服地域政治对立、改善不平等及实践社会正义的诉求,获得广泛支持,但社会各体系,由财阀与保守派勾结执掌的既得利益结构,仍然存在。

  卢武铉政府虽极具理想,却没有战略,更对经济与政府结构缺乏理解,过分倚赖既有行政官僚,造成改革计画处处受挫,最后劳工与金融政策上,更与过往保守派无异─倒向财阀与自由化政策、推动FTA、通过非正职员工工作满两年可转换为正职的法案,却反向造成企业滥开约聘缺,在两年期限前要求走人。

  连串政策失败,保守派支持者隔岸观火,过去力挺的进步派支持者也大幅流失,卢武铉变成「顾人怨」、「人人喊打」的对象。但主流媒体交相攻击,让卢武铉只有挨骂的份,媒体工会和电视台经营层,维持相对平顺的互动,那还算是新闻自由的奔放年代。

  保守政权捲土重来─媒体再陷黑暗时代

  但社会还未正视过往财阀与既得利益人士肇下的弊端,保守派已打着「救经济」的牌,再次席捲而来。二○○七年大选,南韩出现第二次政党轮替,现代建设公司社长出身的李明博,与朴正熙的长女朴槿惠,接连当选总统。

  南韩虽然藉金融监控及与中美日间的货币交换机制,挺过二○○九年全球金融海啸,避免国家陷入二次危机,可谓代表性的政绩,但保守派政权笃信「财阀带动,中小企业也会一起跟着发展」的均霑效应,给予财阀更多免税与优惠措施,青年高失业率却不见缓解迹象。

  这段期间,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因逃漏税而遭不起诉处分,MBC却发生製作批判政府对韩美FTA让步与狂牛病报导的人员遭检方收押之事,司法单位执法明显出现偏颇。

  KBS与MBC两大公共电视台,接连换上亲政府经营层,竭力封杀批判当权者的调查报导,引发电视台职员不满,而发动罢工,频繁的抗争次数,已超越一九八七年工会成立后到李明博执政前的总合。

  但保守派政权毫无作为,放任电视台资方大规模整肃参与罢工者,二十四位新闻工作者被解雇,三百多人遭不当惩处,相较于民主化后,工会、电视台资方及新闻主管间,尚有协调与讨论机制,如今有政权在背后撑腰,上级拒绝与工会有任何妥协,记者任何反抗或表达反对意见,都可能换来莫名调职或惩处。

  不仅在媒体,当权者的黑手对民间社会的介入箝制,也是风声鹤唳。最高情治单位─国家情报院,遭揭发非法监控民间人士,还在二○一二年大选期间,组织工作团队,散播讚扬朴槿惠、批评文在寅的留言,意图影响选情。

  但此时,最具影响力的两大公共电视台,都已被政府「收编」,新闻宛如重回独裁时期般,国家元首空泛的谈话与行蹤被摆在头条或前段播出,反政府示威与揭弊、批判报导等则销声匿迹。媒体难以发挥监督权力,弱势的声音也因此被掩盖,国家与媒体,成为政权与财阀交相把玩蹂躏与获益的工具。

  独裁者的女儿与CEO总统纷落马

  一切都要等到二○一六年,民营的有线电视台JTBC,发现朴槿惠密友崔顺实的平板电脑,揭发她幕后干政与要求财阀捐款及承接特定厂商包案等特权弊端,才让局势出现剧变。一场亲信干政风波,又扯出政府编列「艺文界黑名单」与朴槿惠在世越号船难当下的行蹤成谜等案外案,让众人瞠目结舌。

  愤怒的南韩民众,发动烛光集会,迫使国会与宪法裁判所将朴槿惠给拉下台,之后提前举行大选,选出进步派的文在寅为新任总统─他正是前总统卢武铉的知己,曾担任他的秘书室长─其目标是实现过去进步派政权没有做到的改革;而KBS与MBC,也终于摆脱前朝干预,恢复自由编播空间。

  只是,历经保守政权九年箝制,风水轮流转,揭发干政案的JTBC,影响力已超越两大公共电视台,收视率更已能和无线各台平起平坐。曾经呼风唤雨并缔造韩流盛世的KBS与MBC,目前正力图重建,找回观众的信任。

  本书作者李容马先生,拥有在社会、经济与政治领域近二十多年的採访经历,以电视台记者的角色,见证并记录跃动的南韩。过去MBC发动罢工期间,他担任工会宣传局长,组织抗争,后来在李明博任内,遭到经营层解雇,并反过来成为我的受访对象。

  他以进步派观点,重新检视南韩发展过程中的各种现象问题与媒体生态,包括以批判视角,回顾他内心曾投以期盼改造国家的前总统卢武铉,并对保守派垮台、南韩实现第三次政权轮替后,当下面临的时局课题,提出解决方法。

  台韩在一九九二年断交后,资讯流通中断,特别是卢武铉在任期间,我们对南韩的理解,因双方疏离渐生鸿沟而处于空窗,但两造发展脉络有极似之处─民进党的国民党化、逐渐向大企业靠拢、守旧势力依然把持权位而反对改革,更拒绝沟通,不少人─包括政府皆是,厌倦旧体系,却又害怕改变或觉得无力。

  在对近七十年来,南韩发展的背景建立起基础认知后,现在请藉由这本书,看看南韩的经验,思考能怎幺改变我们所在的世界。

(本文为《我相信世界可以改变》台湾中文版序论)

《我相信世界可以改变》作者介绍

李容马(이용마)

1969年生于全罗北道南原。1987年进入首尔大学政治学系就读,并亲身经历了民主化运动的过程。在取得首尔大学政治系研究所的硕士学位之后,于1996年进入MBC电视台担任社会记者。担任记者期间,曾在社会、经济、文化、外交、司法、政治等领域进行採访报导。2012年为了诉求新闻报导自由与正义,与工会成员一起策划了为期170天的罢工活动,因而被MBC电视台以「扰乱公司内部秩序」为由解雇。之后以「韩国社会群体分裂与政党重组」为题,取得首尔大学研究所博士学位,四处登台演讲。也曾在媒体合作工会的国民电视台主持名为「李容马的韩国政治」谈话性节目。2016年被诊断出腹膜癌末期,目前与家人一同在位于京畿道的家中疗养,并盼望韩国社会能走向更光明美好的未来。

书籍资讯

书名:《我相信世界可以改变:韩国MBC记者提供的镜子》 세상은 바꿀 수 있습니다:지금까지 MBC 뉴스 이용마입니다

作者: 李容马(이용마)

出版:网路与书

[TAAZE] [博客来]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点击排行